位於紐西蘭奧克蘭西北部的海樂徒酒廠(Hallertau Brewery),以全新的面貌呈現,就是希望能拉近與食客們的距離。酒廠除了大規模改裝之外,也將TAP設置在酒廠正中心,讓所有來光顧的賓客都能一目瞭然。首席釀酒師Steve Plowman也說到,藉由桌邊服務能讓侍酒人員有更好的機會,掌握每位客人的需求。 為了因應季節的變化,海樂徒酒廠固定每兩個月推出新品,釀造總量每年更是高達800,000升,且砸重本安裝新型的裝瓶機器。除此之外,海樂徒酒廠也推出「The Beer Fountain計畫」就是希望能讓規模小的啤酒製造商,有機會以優質的設備,規模化釀造自己的啤酒。 不僅如此,海樂徒酒廠也在近期突破了技術門檻,實現了一項了不起的計劃,它們將不新鮮且走味的啤酒轉變為第一批杜松子酒。之所以會有此項計畫,正是因為疫情期間海樂徒酒廠所販售出去的啤酒,已有大約2000升的啤酒都隨著封城而日漸腐敗。雖然有些很糟糕,但有些啤酒其實還可以,不過就在Steve Plowman絞盡腦汁思考後,決定將這一大批的啤酒進行改造。

酒廠介紹134|紐西蘭海樂徒Hallertau啤酒

位於紐西蘭奧克蘭西北部的海樂徒酒廠(Hallertau Brewery),以全新的面貌呈現,就是希望能拉近與食客們的距離。酒廠除了大規模改裝之外,也將TAP設置在酒廠正中心,讓所有來光顧的賓客都能一目瞭然。首席釀酒師Steve Plowman也說到,藉由桌邊服務能讓侍酒人員有更好的機會,掌握每位客人的需求。

為了因應季節的變化,海樂徒酒廠固定每兩個月推出新品,釀造總量每年更是高達800,000升,且砸重本安裝新型的裝瓶機器。除此之外,海樂徒酒廠也推出「The Beer Fountain計畫」就是希望能讓規模小的啤酒製造商,有機會以優質的設備,規模化釀造自己的啤酒。

不僅如此,海樂徒酒廠也在近期突破了技術門檻,實現了一項了不起的計劃,它們將不新鮮且走味的啤酒轉變為第一批杜松子酒。之所以會有此項計畫,正是因為疫情期間海樂徒酒廠所販售出去的啤酒,已有大約2000升的啤酒都隨著封城而日漸腐敗。雖然有些很糟糕,但有些啤酒其實還可以,不過就在釀酒師Steve Plowman絞盡腦汁思考後,決定將這一大批的啤酒進行改造。

釀酒師Steve Plowman說:這波疫情,正是讓人們跳脫舒適圈的好時機,也讓我們得以在停產期間,發現這兩款限量版酒。其實Beirschnapps這種酒在巴伐利亞非常普遍,但他從來沒聽聞過任何紐西蘭廠製造它,故想嘗試釀造屬於紐西蘭的版本,而此款酒30%的濃度都來自於Thomson Whisky,有趣的是它依舊屬於Riverhead的營運範疇內。

而這款烈酒它不僅保留了一些啤酒的特徵,且帶有辛辣的胡椒氣息,和圓潤的澳洲青蘋果香。過程中,Steve Plowman也不斷地調整檸檬風味,當酒體逐漸成形時,整體感覺有點像檸檬酒,但它並不會那麼甜,也有機會喝到淡淡的啤酒花氣息。它不僅能獨飲,也適合與柏林小麥搭配飲用。

文|Claire Hsieh 圖|Hallertau Brewery

疫情期間,釀造的兩款杜松子酒(Schnapps)
Hallertau Brewery
Hallertau Brewery創辦人Steve Plowman
Steve Plowman打造一個真正獨立的啤酒廠,以扭轉啤酒傳統為新的感受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