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g Archives: 酒廠來訪

=訪 • 精釀=比利時Dubuisson-Bush啤酒廠來訪

說起Dubuisson酒廠,許多人直接想到的就是著名的Bush Ambree啤酒,酒精濃度高達12%。今天來到ABV的便是Dubuisson酒廠代表Stijn Desrasbader,Dubuisson酒廠本身成立於1769年,為比利時少數從成立至今營運不間段的酒廠,甚至連地點都不曾改變,酒廠歷史甚至較比利時王國的成立更為久遠。Stijn身材高大且幽默風趣,本來預定的30分鐘採訪,最後變成了將近兩個小時。雖然篇幅大字多,但我們一起來好好認識Dubuisson吧~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1769年,MariaTheresia,這位神聖羅馬帝國歷史上唯一的女性君主,取消了貴族釀酒的賦稅優惠。在這之前,Joseph Leroy一直受雇於比利時埃諾省(Hainaut)的當地貴族,由於此一政策的改變,Ghissegnies城堡的酒廠關閉。該年,Joseph自己的酒廠開始營運,在農忙之餘單純地只想為農場工人和比利時Pipaix鎮居民釀些啤酒來解渴。 經過160多年,Joseph的後人Alfred和Amédée Dubuisson兩兄弟決定將這項家族傳統轉變為終身志業,因此在1931年正式成立Dubuisson酒廠,並且由Dubuisson家族持有營運至今。與今天美式酒花所帶動的風潮不同,近一個世紀前英式啤酒流行當道,因此當時Dubuisson兄弟試圖釀造融合英式工法的比利時啤酒。Dubuisson最知名的酒款“Bush”也是為了因應當時流行的英國文化,而將Dubuisson翻譯為英文。 1933年,經典的Bush Ambrée誕生,酒精濃度高達12%,至今仍是比利時酒精濃度最高的啤酒之一。高酒精濃度的秘訣在於使用自家酵母,該品種在12%仍能存活,而在這啤酒釀製上並不多見。1991年之前,Bush Ambrée一直都是Dubuisson的唯一一款啤酒,然而像許多傳統酒廠一樣,Dubuisson在二後面臨了商業拉格的嚴重威脅。在這個狀況下,Dubuisson採取了很特別的方式維持酒廠的營運和銷量;直到1984年,Stella Artois和Jupiler合併之前,Dubuisson一直都是著名比利時拉格Stella Artois的最大經銷商,同時販售供應拉格與自家的啤酒。 今天Dubuisson酒廠傳承到了第八代經營者暨釀酒師Hugues Dubuisson手上,從上個世紀90年代開始,Hugues帶給了老酒廠新的活力,開發了除了Bush [...]

=訪 • 精釀=新加坡BREWLANDER啤酒廠來訪

人物專訪–Brewlander 創辦人暨首席釀酒師—John Wei 星期六的下午,一位特別的客人來到了ABV的加勒比海餐酒館。他是John Wei,華文的名子是魏鴻泰,是新加坡精釀啤酒Brewlander的創辦人兼首席釀酒師,也是BJCP在亞洲的主要推手之一。這幾天John的行程滿檔,短短五天主要是要參加Beer Revolution啤兒革命的展覽,星期六中午才安排了金色三麥的假日啤酒課,接著還得再到ABV,錄製了自釀協會的酸啤酒介紹。 從小生長於新加坡,John的祖父來自天津,祖母原籍廣東。在新加坡70%以上的華人的社會裡,除了英語和普通話,福建、閩南、廣東話都略懂略知,因此對於台灣人說的閩南語感到特別親切。1982年出生的John十分平易近人,身形不算高大、顯眼,但是他堅定的眼神與明確經營方針正帶領著Brewlander邁向國際的一流精釀品牌。 “第一次真正享受一杯精釀啤酒是在英國,在南部Conwell海邊的一間酒吧,喝著的那杯St. Austell,那是我一生無法忘記的美好經驗,也是驅使我踏入精釀世界的第一步。”早期在新加坡,當地釀製精釀啤酒的多半是西方人,由於土地有限,整個市場以進口啤酒為絕大多數。因此對於John來說,一開始根本沒有想過要釀酒,但在2008年,一位小時候的同學從美國加州回來找John,無意間談到美國如火如荼的自釀風潮,點燃了他對於釀啤酒的熱情。 想起釀酒的起步,John說:”那時候新加坡只有兩間小店有賣釀啤酒的原料,與其說是店,到不如形容他們為自己家的小倉庫。”那時候John遇到最難的就是資訊了,跟現在大有逕庭,網路上總是充斥著錯誤的資料,讓人根本搞不清楚是自己的技術不好還是根本用錯方法。”剛開始雖然常釀的不好喝,但每次想到周末可以在家中釀酒,便是最大的期待與放鬆。” 最大的瓶頸在2011年,由於成品一直不盡理想,當時John一度想要放棄釀酒,但持續拚戰的精神讓啤酒的品質越來越好。John:”我習慣一定要把一個種類釀到最好才做下一種,Pale Ale、Stout、Saison……,除非達到我很滿意的水準,不然我不會輕易嘗試下一種類型。 2012年,我第一次參加自釀比賽就得到第一名,也許是我人長得太帥了,之後每年就一直贏下去。” 持續的成功給了John動力,2016年,John在炒掉了自己的老闆後,想到自己已經超過35歲,決定給自己一個創業的機會。與John的太太一起,Brewlander為啤酒就此誕生;名稱是源自於John持續在經營的啤酒部落格”Brewlander”,Brewlander的靈感來自於好萊塢喜劇”Zoolander名模大間諜”,想以片中不怕人嘲笑的主角們展現他對於啤酒的抱負與韌性,作為品牌的初衷與價值。 問起John是如何快速在亞洲奠定Brewlander的地位,John毫不諱言:”第一,品質是最大的因素。我們一次生產6噸,成本非常高,但是有時候品質難免會有點小誤差,這時候就天人交戰了。因為除了酒要好喝,穩定的貨源也非常重要,每次都要等麥芽從英國送過來非常耗時,我們禁不起太多的Delate。所以,每一個環節都由自己,而不是代釀廠掌控,以確保品質和時程都在我們的控制之內。第二就是”外銷”,雖然我們是新加坡品牌,但我們的酒是在柬埔寨釀,這些酒一開始就通過了國際檢驗,準備好隨時出口,也早就將運輸對於品質和成本的影響考慮進去。” [...]

=酒廠來訪=比利時Corsendonk啤酒訪問ABV

星期三小週末的晚上ABV又迎來了一位貴客,比利時Corsendonk酒廠代表Wouter Goeman來到台灣,目的是認識和了解整體啤酒產業的狀況。與比利時酒廠交流一向很有趣,比利時人充滿了自己的個性,所釀的啤酒風格多變,且在種類定義上也很隨興,因此總是能得到不同的看法與見解,每次交談都讓我們更加認識比利時啤酒。當天稍早,有朋友問了個比利時啤酒的問題,是關於大瓶和小瓶的比利時啤酒風味差異的原因,Wouter便很熱心地解釋箇中原由,這個部份我們以後再解釋,先一起來認識寇森東酒廠吧~ Corsendonk酒廠小檔案 Corsendonk是比利時知名的修道院品牌之一,屬於商業品牌性質的”艾比酒 Abby Ale”,指的是不符合”Trappist”定義,卻仍然以”修道院”作為品牌和設計的啤酒品牌。最早的Corsendonk啤酒出現在1395年,由位於比利時北方,安特衛普省的Corsendonk修道院所釀造。Corsendonk修道院持續釀酒至1784年,直到當時的神聖羅馬帝國皇帝約瑟夫二世下令關閉Corsendonk修道院,連帶著酒廠也遭到停止營運的命運。修道院本身在1968年重建為旅館渡假村,並以”Corsendonk Hotels”之名營運;啤酒則一直要等到1982年,在Keersmaekers家族取得Corsendonk啤酒名稱的使用權之後,Corsendonk啤酒才重新出現在市場上。 Keersmaekers家族最早在1906年開始釀製啤酒,然而由於成本考量,在1953年家族決定關閉酒廠,並將所有啤酒移至著名比利時酒廠BOCQ釀製,轉型為今日所稱的吉普賽酒廠。最有趣的部份可能在這邊;Keersmaekers家族的啤酒在冠以Corsendonk品牌之後賣得太好了,在全世界都打響了知名度。因此在2015年,Keersmaekers家族甚至從Belot家族手中買下了BOCQ酒廠及其旗下的其他品牌。 除了為風味外,一般人往往會被Corsendonk雅致的酒標所吸引;白色的修道院烙印在咖啡色的瓶身之上,被許多人認為是最美麗的比利時啤酒瓶之一。Corsendonk早期的產品也以傳統修道院風格為主,特色是較一般比利時啤酒平衡性高、偏甜、乾淨;但近年來受精釀啤酒風潮影響,也開始使用美系啤酒花和水果來增加更多不同的啤酒風味,產品線從一開始有三款酒進而擴增到11種,可以滿足啤酒愛好者各種不同需求。這趟台灣行是Wouter,也是Corsendonk第一次來到台灣,期待在原廠更多的耕耘之下,能在不久的將來喝到Corsendonk更多不同的酒款和作品。 文:Camilo | 圖:Corsendonk、Brasserie du Bocq [...]

=酒廠來訪=盧森堡Brasserie Nationale

四月春假的第一天,兩位貴賓蒞臨了ABV;分別是盧森堡Nationale酒廠的代表Mathias Lentz 和他們的台灣合作夥伴Jack。身為Nationale第十代傳人的Mathias,從6年前正式進入家族酒廠工作,目前主要負責國際銷售業務,用字遣詞風趣,言談中不斷透露了他對自己啤酒的熱愛和對市場的見解。”精釀啤酒的全球化風潮也為我們帶來影響。”Mathias談到:”父親那一代的啤酒客對於啤酒的忠誠度非常高,終其一生幾乎只喝1~2款啤酒,但現在不一樣了,大家都想要變化、想要創新、想要不同的味道。” 因此近幾年,這間盧森堡最大的家族啤酒廠開始了一連創的近代化創新,除了將酒標置於瓶頸,瓶身採雕花設計之外;最新的冷泡酒花皮爾森Bofferding Hop,在酒精濃度3.8的基礎上帶出清新的草本與輕柔的柑橘香氣,入口卻一點也感受不到苦韻,設計給剛接觸精釀的酒客嘗試。此外,Nationale在2004年收購了另一間以釀製比利時式啤酒聞名的盧森堡酒廠—Battin。這使得這間以釀造傳統拉格為主的老字號酒廠有了根本的改變,愛爾為主的產品線正式加入了Nationale。 在問及他是否熱愛釀酒時,Mathias莞爾了:”我釀過,其實也常常釀,但是跟老師傅比我的功夫真的不到家,於是我作弊,加了許多啤酒花,讓我酒裏頭的風格缺陷感覺不到,就跟xx國的啤酒一樣~”。午餐結束後,Mathias和Jack繼續了他們在台北的拜訪行程,我們也贈送給他ABV的專屬開瓶器,並期待我們在未來能成為更緊密的合作夥伴。 文:Camilo    圖:千幼、酒廠提供 [...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