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g Archives: 酒廠介紹

=酒廠介紹34=克羅埃西亞Visibaba啤酒

介紹到克羅埃西亞的Visibaba啤酒,就又要說起一個愛相隨的故事。10多年前Yves Taquet從比利時來到克羅埃西亞參加考古挖掘工作,並在過程中認識了Ivo。兩人相戀之後又一起在愛爾蘭的都柏林一起工作生活了五年,6年前,Ivo得到一份在故鄉克羅埃西亞的工作,Yves便再度跟隨Ivo回到了克羅埃西亞。一句克羅埃西亞話都不會的Yve就此展開了新的生活。 還在比利時的時候,Yves便會在閒暇時自己釀些啤酒,當他發現他們所居住的首都Zagreb有著超棒水質時,便又開始在家中釀起酒來。從一開始釀來與朋友家人分享開始,到後來大家跟他瘋狂訂購,並且意外在當地音樂季打響了知名度。這讓他自釀的啤酒賣到了許多咖啡廳和小餐館,家中的廚房已經不堪負,Yves也興起了擴大品牌的念頭。在這個時候,另一個比利時人Axel Deshayes出現了,在他的幫助之下Visibaba成功找到代釀夥伴,吉普賽酒廠正式成軍。 Visibaba使用比利時產的麥芽、美國和斯洛維尼亞產的啤酒花,搭配上塞爾維亞代工廠找到的最棒水質,試圖將比利時精神的精釀工藝帶到當時僅有商業拉格的克羅埃西亞。因為一開始都在音樂季上販售,因此IPA”Janis Hoplin”, Witbier “John Lemon” 和Porter”Bob Barley”理所當然般的出現了,此外,他們也經常幫各音樂季設計官方專屬啤酒,在克羅埃西亞,Visibaba已經成為當地最知名也最成功的精釀啤酒之一,當地各大報章雜誌爭相報導,儼然成為當地的啤酒巨星。 酒標插圖所描繪便是Q版的樂界教父們,饒富趣味的漫畫風格甚至有酒標展特地找上他們; IPA讓Janis Joplin多了酒花變成Hoplin,多了檸檬皮滋味的披頭四John Lemon Witbier喝起來像Saison;用愛爾蘭斯陶特手法加入烤大麥的雷鬼大師Bob [...]

=酒廠介紹33=英國Sambrooks啤酒

Duncan Sambrook,曾經是會計師、橄欖球員、Sambrook’s首席釀酒師暨創辦人。身為倫敦第三家、也是目前僅有五家之一的釀酒廠,Sambrook’s專注在釀製屬於自己風格的啤酒,”滋味豐富但低酒精濃度,跳脫美式與歐式傳統風格”。今天的Sambrook’s已從10年前6名員工,每週兩次釀酒,到有25名團隊成員,每週已可以釀酒11次以上。從一開始被視為瘋狂的舉動,到今天徹底改變了倫敦精釀啤酒業的生態。另一個重點是,Sambrook’s獲獎無數。 決定創業釀造自己的啤酒是在2006年倫敦的大不列顛啤酒節(Great British Beer Festival)上,當時參加的倫敦在地酒廠僅僅Fuller’s。這激起了Duncan想要在倫敦生產適合倫敦人喝的啤酒,2008年,背負著家族之名,Sambrook’s在Battersea掛牌營運。最初的夥伴是他打橄欖球的紐西蘭隊友,雖然富層次的低酒精啤酒不易釀造,但憑藉著劍橋化工與前執業會計的背景,讓Duncan將公司的營運節奏控制得宜。 David Welsh是另一名功臣,在Duncan不斷遊說下,這位前Ringwood Brewery釀酒師毅然決然地回到他熟悉且熱愛的領域,並幫助Sambrook’s創造出今天的十多款酒。今天到倫敦可以去Sambrook’s的Tap Room喝上兩杯,每周四、五、六有對外開放。沒空出國的酒友們也不必難過,今年Sambrook’s正式來到台灣,六款瓶裝都可以喝的到~   以下是Duncan給創業者的三個建議: Don’t be a [...]

=訪 • 精釀=酒廠介紹31-義大利Karma啤酒

近年義大利儼然成為精釀啤酒的新興產區,融合傳統與現代,新世界與舊世界的風格已成為了義大利啤酒的特性。不少品牌這幾年陸續進入台灣,Bdb、Baladin、OL’ Maia的啤酒作品皆帶有釀酒師強烈的個人特色,而非一昧迎合市場;今天所要介紹的Karma也屬於這一類型。Karma啤酒有個很不義大利的名子,不仔細了解,或許會為以為是印度的新精釀品牌,取名為”業障”。說到這裡也請大家不必擔心,到時候眼睛不會看到不該看東西;酒廠的名稱是源自於創辦人Cipriano夫婦Mario和Carmela的幽默創意,將兩人的名子結合為Carma,並取諧音為Karma。 酒廠成立於2008年,座落於義大利南部,那布勒斯北方的阿爾維尼亞諾(Alvignano)。Mario就像許多21世紀新酒廠主人一般,最早也是由自釀啤酒起家,爾後再投入成為全職的釀酒人。有個性的他並不追隨其他酒廠一般釀製誇張的IPA、酸愛爾或經典的比利時;取而代之的是屬於自己、樸實易飲的簡單調性,因此Karma旗下的啤酒並不花俏。 以創造出阿爾維尼亞諾特色為宗旨,Mario釀酒時使用大量當地原料,在地農產品如:義大利自產的麥子、公平交易的有機糖蜜、公平交易紅糖……等等。另外,瓶身也是Karma的一大特色。以玻璃技藝聞名的義大利,各家酒廠在瓶身上的要求自然也高於其他國家,設計感讓包含Karma在內的義大利精釀啤酒更適合出現在高檔餐廳的餐桌上。而Karma的風味也讓它成為了佐餐上的好選擇,不追求極端的的風格讓Karma剛在2017年獲選了義大利”慢食”協會的最佳推薦。     圖:Birra Karma | 文:Camilo [...]

酒廠介紹系列(三十)—日本九十九里啤酒

在喝日系精釀啤酒的時候,常常會發現整體的風味比起他國家的酒廠來的輕盈許多;無論是小麥、IPA甚至是Stout,口感均淡上一個層次,久而久之就成了日本精釀的基本個性。探討其原因之一便是食物;與一般日本人常吃的拉麵與丼飯不同,由於受到日本國酒”清酒”的影響,日本居酒屋所提供的食物大多只佐以簡單的調味,以吃食材的原味為主,為的就是不影響品嘗清酒所需的味蕾。在這層前提之下,為了迎合居酒屋食物的調性,日本的其他酒類,包含威士忌與啤酒,風味上自然輕盈許多,今天要介紹的九十九里(Kankiku)便是屬於這種類型的精釀啤酒。 成立於明治16年,也就是西元1883,合資会社寒菊銘釀迄今已超過130年。位於東京近郊千葉縣的山武市,瀕臨太平洋,創辦人佐世吉用當地的好水與好米釀製一流的清酒,從吟釀、大吟釀、純米大吟釀到燒酒均是千葉頗負盛名的地酒。1997年,在日本微型酒廠的浪潮下正式取得啤酒釀造執照,並以”九十九里オーシャンビール”作為品牌命名,釀製各式精釀啤酒,其中”九十九里”直接取用了酒廠離大海的距離。經過了18年的努力,終於在2015年,以IPA和Stout獲得了WBA的金獎和銀獎。 資深的精釀迷對於九十九里一定不陌生,早在2015年九十九里旗下的IPA和米啤酒便曾經進過台灣市場,其後有兩年的時間不曾見到。這次九十九里再度來到台灣,酒標也採用了經典的浪花和海豚徽章,酒款也換成了Stout和Hefeweizen。兩款酒均體現的標準的日式輕盈,Stout的顏色和口感甚至近似於酸度和果香更低的Brown Ale,整體而言,適合偏好細膩口感的酒客們或者精釀初心,Salud~ 圖:Kankiku Brewery Company | 文:Camilo [...]

2 Comments

酒廠介紹系列(二十九)—義大利Menabrea啤酒

近年來義大利的精釀啤酒廠如雨後春筍般興起,特殊的酒標與瓶身吸引了不少消費者的目光,所帶來的風格兼具了比利時、德國、英國甚至美國精釀的酒花風味,被譽為是精釀啤酒下一個明星產區。但今天要介紹的Menabrea,卻是義大利現存最古老的酒廠之一,早在1846便在義大利北部的Biella創立,距今已有170多年。Menabrea酒廠最初是Antonio和Gian Battista Caraccio兩兄弟為了他們的餐館開始了一個啤酒實驗計畫,並因此成立了一家實驗性質的酒廠。由於良好的品質很快地打響知名度,獲得爆炸性的成功,隨後於1864年將酒廠售予Giuseppe Menebrea和Antonio Zimmerman並更名為今天的Menabrea。這個故事似乎與今天精釀酒廠的似乎發展別無二致,只是早了一百多年。 今天的精釀啤酒流行啤酒花,但在一百多年前,最新穎、最流行的啤酒是從捷克和德國那邊流傳過來,一種以淺烘焙麥芽,低溫發酵所釀成的淡色拉格,也就是今天所熟知的”皮爾森”。Menabrea除了釀製高品質的皮爾森之外,也有釀造慕尼黑式的黑拉格等日耳曼式啤酒。19世紀整個義大利王國剛統一,Menabrea所生產的”新式”啤酒由於新潮且品質優異,受到許多上流社會人士的青睞。Giuseppe的兒子Carlo Menabrea還因此被國王翁貝托一世(Umberto I)冊封為騎士,由此可見Menabrea啤酒為當時的一時之選。 酒廠維持著獨立經營一直到1991年,才被義大利的Forst啤酒所收購,但實際經營者至今仍為Menabrea的後代。2005起,Paolo接棒成為家族第五代管理者,並企圖讓Menabrea在這個品牌爆炸的年代創造新猷。至今Menabrea已經造超過20個國家販售,也成為了北義大利的經典啤酒品牌。2018年Menabrea來到台灣,第一波主打的便是Pilsner與酒廠經典的Marzen,目標在打入初階的精釀啤酒客與一般啤酒愛好者。有別於年經的義大利酒廠們,這家傳承百年的老酒廠希望傳遞的是另一種樸實的風格,一種不滅的經典。 圖:Birra Menabrea | 文:Camilo [...]

酒廠介紹系列(二十六)—荷蘭La Trappe啤酒

1880年,位於法國和比利時邊境的 Mont-des-Cats修道院鑒於法國大革命後天主教不斷地被掠奪和攻擊,派遣Sébastien Wyart神父前往低地國,也就是今天的荷蘭南方Berkel-Enschot,籌備設立了Koningshoeven Abbey。1884年,為了修道院的營運和慈善事業的使命,在修士Isidorus的帶領下開始了釀酒的事業。 與大多數修道院酒廠的經營方針不同,Koningshoeven Abbey從一開始便以企業化的方式經營酒廠。除了在附近地區擁有不少間直營或契約酒吧之外,也兼做代釀,更早在1936年便擁有每小時能填裝6000瓶啤酒的全自動裝瓶線和巴氏殺菌設備。早期生產的啤酒以Pilsner、Dortmunder和Bock等拉格啤酒為主,並曾在1949年因為原物料不足改生產檸檬汽水,並與當時的Stella Artois啤酒公司合作。 1980年,在與時代啤酒結束合作之後,Koningshoeven Abbey正式開始以La Trappe作為品牌生產修道院風格啤酒。1987年,成為繼Westmalle之後第二間使用“Tripel”命名旗下金黃強愛爾的酒廠,自此以後才有其他酒廠仿效命名使用Tripel。1991年更破天荒使用“Quadrupel”一詞命名新推出的10%強黑愛爾。可以說是帶動Tripel和Quadrupel被酒廠們廣為使用的最大推手。 今天的La Trappe屬於正統修道院啤酒廠,並可在瓶身背標右上角找到屬於Trappist的六角形標章。雖然曾在1999年到2005年之間短暫因為成立世俗啤酒公司專營啤酒事業而被除名,但今天的La Trappe已經是最具代表性的修道院酒廠之一,酒款也是目前最豐富。除了基本比利時修道院風格外,也釀製Witbier、Bock甚至是酒花風味十足的淡愛爾。而除了淡愛爾之外,台灣基本上一年四季都可以喝到全系列的La Trappe酒款。 圖:lostbeers.com、De [...]